海猫鸣泣之时推理小剧场

这是EP8剧中贝伦给出的推理游戏,整个流程非常短,有点意思,并且已经比主线中的文字游戏简化太多了,我就花了点时间摘抄下来

角色分类

可分为:

  • Game master:贝伦
  • 玩家:玩家战人和贝阿朵莉切
  • 棋子:共计17人
    • 堂兄妹4人:战人、让治、朱志香、真里亚
    • 父母们7人:留弗夫和雾江(战人的父母)、秀吉和绘羽(让治的父母)、藏臼和夏妃(朱志香的父母)、楼座(真里亚的母亲)
    • 医生1人:南条
    • 佣人5人:源次、熊泽、乡田、纱音、嘉音

场景

游戏外的为上位世界,讨论方为Game master和玩家

游戏内为棋盘世界,被操纵的角色就是棋子

其余规则说明

杀人现场分为8个晚上(但不是物理上的晚上,只是一个概念,时间上可能是连续的)

第X晚的加粗部分为紫色发言,上位讨论的加粗部分为红色真实

红色真实为没有讨论余地的事实,既可以认为是规则

紫色发言认为是重要发言,既可以无视不是紫色的发言

可以认为紫色发言拥有和红色真实相同的力量,除了一点例外:犯人的紫色发言可以是谎言。既犯人外的人不会说谎

具体规则:

  • 犯人的定义是指杀人者
  • 犯人有说谎的可能性
  • 犯人有在杀人之前说谎的可能性
  • 不是犯人的人物,只讲述真实
  • 不是犯人的人物,不会协助犯人
  • 犯人所有的杀人行为,都是通过自己的双手
  • 犯人不会死
  • 犯人在登场人物之中
  • 紫色的发言,和红色真实有着同等价值。但是,只有犯人,会用紫色发言说谎
  • 对话以外的旁白不会说谎

第一晚

第一晚的惨剧在第二天早上6点发现,犯罪现场为上了锁的饭厅

由准备早餐早起的乡田发现,战人询问佣人情况

乡田:饭厅是上锁的,一般不会上锁,但是确实打不开

熊泽:这时我来了,劝他用总钥匙打开

乡田:用总钥匙把门打开,看到可怕的场面

熊泽:绘羽夫人,秀吉先生,留弗夫先生,雾江夫人,楼座夫人,还有源次先生,共6人倒在血泊中

藏臼:在那之后由于引起骚动,所有人都在饭厅集合

纱音:少爷小姐们,都确认自己的父母毫无疑问是死了

嘉音:我和南条医生,确认了源次先生已死

南条:真是残忍的杀人方式,就算不是我,别人也不会在验尸上出错

真里亚:所有的牺牲者,都是即死

藏臼:根据饭厅内调查的结果,窗户和门全都上锁,是个密室

战人:而且,没有从饭厅内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

让治:当然,饭厅内没有任何人藏着

藏臼:我们现在所有人都在场,很明显没有任何人藏着

(这里忽略了游戏中朱志香和夏妃的语音)

藏臼怀疑是佣人所为,只有佣人才会有总钥匙

此时所有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

夏妃:为了预防后续事件,把源次的总钥匙给破坏了

上位讨论

加粗是红色真实,由Game Master贝伦描述

上锁方式:所有门的上锁和开锁,都只能由总钥匙完成。当然,从房间内侧可以不借助总钥匙来上锁、开锁。为了简化游戏,总钥匙以外的钥匙不存在

持有方式:总钥匙合计5把,5名佣人每人持有1把。总钥匙被用特殊的方法管理着,总钥匙平时都带在身上,无法夺走也无法给别人呢,其他人也无法使用

(在游戏中,总钥匙等同于指纹认证,死了就必然没钥匙,因为规则限制不能被别人拿走)

第二晚

所有人回到客厅集合讨论后,但没有结果,认为全员都没有不在场证明,任何人都可能是犯人

中午由于疲惫,藏臼夫妇说要两人私下商量,上了2楼

其他人也各种理由离开休息了

但藏臼夫妇一直没有回来,内线电话无法接通

大家前往藏臼和夏妃的房间,在夏妃房间里发现藏臼和夏妃倒在那里

乡田:夫人的房间是上了锁的,和饭厅情况一样

纱音:获得大家的许可,我用钥匙打开了门

嘉音:在房间中,倒着藏臼先生和夏妃夫人

战人:南条医生立即检查了脉搏。并且宣言了两人是即死

南条:我确认了两人的死亡。毫无疑问是即死

朱志香:我搜寻了房间,发现门和窗户都上了锁,是密室

佣人们担心被怀疑为犯人

纱音:我们所有佣人,平时都在一起

嘉音:我们所有佣人,都能各自证明所有佣人的不在场证明

与第一晚的所有人没有不在场证明不同,第二晚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

让治:我们保护了现场

真里亚:从外面用胶布粘上,把门和窗都封印好了

朱志香:房间在警察来之前,谁都无法出入

战人:我们还把饭厅同样封印了

南条:这样,把大屋封印好,我们所有人就去宾馆避难了

(胶布是游戏梗,理解为不可破坏就行了)

上位讨论

关于封印:为了避免游戏复杂化,全部窗口都装上了护栏,从窗户出入是不可能的。因此,只要封印玄关和后门两扇门就可以将大屋封印

玩家战人和贝阿朵莉切怀疑第一晚没有完美验尸,从而6人中有人并没有死亡,并且在满足第二晚所描述的全员不在场证明下杀害了藏臼夫妇,杀人后从内侧上锁,藏在屋里,伺机逃走

贝伦反驳:第一晚的犯人确实杀了6人。并且,一行人离开房间时将房间封印了。这个离开不包括犯人。而且,夏妃的房间、饭厅、大屋的所有封印都绝对不会被破坏

第四晚

(第三晚是赞颂吾名,没死人)

所有人在宾馆避难,互相监视

战人:因为有事而外出的纱音和嘉音,一直没有回来

朱志香:让治哥吵着出去,全员都出去寻找纱音他们了

熊泽:纱音倒在玫瑰庭院

让治:但愿还活着,但是,我不得不承认她的死

南条:当然,我也进行了验尸,确认了她的死亡

乡田:在两人外出时,我们都去确认宾馆窗户是否上锁,所以,对我们来说大家,都没有不在场证明

朱志香:在那之后,只有让治哥有不在场证明。在杀害纱音一事上,让治哥不可能是凶手

战人:反过来说,让治大哥以外谁都能够杀她

乡田:为了防止作恶,我们把纱音的总钥匙当场破坏了

上位讨论

贝伦补充:在纱音被杀时,嘉音永远行踪不明。以后,嘉音被当作被杀了,他的总钥匙也被破坏

(游戏设定相关,可理解为同时被杀)

第五·六晚

所有人封闭在宾馆内避难

小孩组为了确认证言,前往佣人室,发现惨案

南条:乡田先生和熊泽女士,这个伤都是即死

朱志香:受了这样的伤怎可能活着,死了啊,乡田先生和熊泽婆婆都

战人:确认窗户关了还有巡视这些都做了,这次也是,我们全员,都没有不在场证明

让治:以这种方式杀人,犯人绝对会被血液溅到的

真里亚:但是,堂兄妹全员,还有南条医生身上都没有血迹

朱志香:我们全员,也就是,堂兄妹4人和南条医生,都没有杀乡田先生和熊泽婆婆

让治:我怀疑有人入侵,但宾馆的窗户是完全锁好的

南条:犯人还是持有总钥匙的吧

战人:这不可能,总钥匙只有死在这里的这2人的2把

朱志香:只要现存2把总钥匙留在宾馆,宾馆就是完美的密室

此时已失去所有的总钥匙

第七晚

南条医生被杀,在宾馆的玄关,为了确认窗户是否关好而独自走到这里被害

朱志香:死了,是被杀的

让治:连我,一眼都能明白,这是即死不会有错

真里亚:窗户是完全锁上的,明明是密室为什么会杀人

战人:那我们之中的谁是犯人了

朱志香:这不可能,从状况来判断,我和真里亚,还有战人和让治哥,都没有杀南条医生

让治:何况,在宾馆内杀死南条医生是不可能的

战人:而且,南条医生没有离开过宾馆的依据

第八晚

朱志香为了寻找肯定潜藏在屋外的犯人,激动离开宾馆

还有追赶朱志香的让治,战人,真里亚3人

之后3人发现倒在地上的朱志香,是无论谁都能一眼判明的惨淡尸体

让治:这是即死吧

真里亚:这不可能还活着

战人:我们3人一直都在,我和让治大哥和真里亚,都没有杀朱志香

真里亚:我们3人没有杀朱志香

让治:真里亚不可能杀任何人的

真里亚:谢谢,让治哥哥也是,不会杀大人哟,小孩子倒是可以杀

问题

谁是凶手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